淄博新闻网首页 - 读报 - 时政 - 视频 - 要闻 - 时评 - 教育 - 艺术 - 文旅 - 汽车 - 警界 - 文学 - 图文 - 推荐 - 曝光 - 专题 - 健康 - 金融 - 便民
父亲的茧手
(外一首)
2022-06-18 08:13:18
字号:   打印

◆ 巩本勇

他干过生产队长,和大伙上坡下湖挣工分

他肩上有一副铧犁,掏过几把子力气

后来他到工地上干活

一天下来,满手打起血泡

他握我的时候,一双茧手扎人的疼

他六十八岁那年,身患肺癌病了

他在房前屋后的空地里种菜,没有倒下

儿女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他手上的老茧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厚了

我试着替他剪过几次老茧

可是没几天,他又是满手茧子了

他是我的父亲,他走的时候

像春天的一阵轻风

我最怕他那一双茧手了

麦仁香

金黄的麦子,淹没了一个又一个村庄,

小麦是我们这儿的主食

小时候,种麦和收麦是个大事儿

父亲常年要做精细的活儿

麦秆落了一怀又一怀

父亲把麦穗头对头一拧,一捆捆麦子

便整齐地放在地里了

父亲是割麦的一把好手

太阳走得慢大概中了麦仁香的毒

这让我想起七八年前父亲骑着三轮车到县城

为我送来刚打下的新麦子

又是一年六月

看着麦子一浪浪地倒下

那些低智商的麻雀唧唧喳喳大发怨气

到这儿探险。我已经找不到父亲

只有风,风拂过麦浪

我转过身

无数个父亲手捧麦仁,向我这边走来……


        编辑:王磊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05024485号-2 淄博日报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