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新闻网首页 - 读报 - 时政 - 视频 - 要闻 - 时评 - 教育 - 艺术 - 文旅 - 汽车 - 警界 - 文学 - 图文 - 推荐 - 曝光 - 专题 - 健康 - 金融 - 便民
Ade 我的“覆盆子们”
2022-06-29 08:41:47
字号:   打印

◆ 宋庆法

“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的 “覆盆子”,我只知其名,究竟长什么样,对于我始终是个悬念一样的存在。

盛夏的天,一声闷雷响过,雨不请自来,匆匆走了个过场,把世间万物洗刷得耳目一新。这日,我应约到一家生态园采摘树莓。我曾在一家小园里见过一两株树莓,攀附于篱笆上。看着红红的果实,以为是熟透了的,就摘下几颗尝尝——又酸又涩,从那便对树莓并没有特别的好感。可朋友的一片盛情不好辜负,于是应约前往。

听生态园园主张女士介绍,这里原是开采石灰石之后废弃的矿坑,当时整个山上坑坑洼洼,属于种啥啥不长的荒山野岭。看到家乡的土地遭闲置,张女士心中隐隐作痛,她想让荒山不仅要变成绿水青山,还要变成金山银山。这里的土壤中含有大量的硒元素,长期吃含硒食物,对人体健康有很大改善。张女士是个颇有头脑的人,便想到通过种植石榴、葡萄、树莓以及各种菜蔬来充分利用这一资源。

采摘前,我仔细打量了一番树莓园,看起来与普通的菜园没有多大差别,分成一畦畦排列,给人们留足采摘行走的空隙,树莓枝蔓缠缠绕绕在高架上,有的蔓子触角向天空里伸展,仿佛一心要采下一朵匆匆路过的白云作伴。密密的树莓果依偎在绿叶里,探头探脑观察着采摘人的动作,一颗颗有的羞得满面通红,像抹了胭脂粉;红得发紫的,如刚涂上了油彩;那些绿绿的,犹如卧在枝上的春蚕,样子着实招人喜爱。

主人指点我们采摘那些红得发紫的果实,一会儿工夫,树莓那特有的汁水,便将手指都染上了紫色。我将胖乎乎的树莓果小心翼翼放进塑料盒内,生怕一失手跌破它的金玉之身。看别人都有滋有味地品尝着,不停地说“真甜,真好吃”,我也将一颗填进口中,闭紧嘴唇,怕它一不注意溜出来。轻叩残齿,感觉树莓在我嘴里哭了。

张女士说,树莓和覆盆子其实是同一种果实。覆盆子通常是指未成熟的树莓果实制作的干果,而树莓通常是指成熟的果实。我顿时恍然:这便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的“覆盆子”!萦绕在脑际这么多年,众里寻他千百度,却不想今日竟在这里惊喜邂逅。覆盆子与树莓果,只是穿的“马夹”不同,却让我费了这多周折。

离开时,我不由地学着鲁迅先生口吻默诵道:Ade(德语中的一个单词,意思是“别了”“再见”),我的“覆盆子们”!


        编辑:芦磊
关于本站 | 媒体合作 | 广告刊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鲁ICP备05024485号-2 淄博日报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